梦想撰稿人。《缘在天涯》小说作者。

追(杨倩儿陆俊行番外1)

窗外的莱蒙湖中的人工喷泉喷出一道白练,若隐若现的彩虹挂在了正方形雕花的窗棂上,欧式的花边将蓝到发亮的天空裁成了多边形的镜子。

每天早晨8点,这个有强大电力的喷泉就会准时开始,泉水可以喷射到150米的高度,绵密的水雾四散开来,微风吹拂中夹杂着岸边馥郁的花香,随着清风拂过的温柔手,漫进了窗内。

邹欣玲倚站在门边环抱双臂,看着面对着窗户,坐在摇椅上的背影。

她到这里已经一月有余,整个人虽然不像在港城时萎靡不振,但每日沉默的时间还是占了大多数。

敲了敲门,笑容一如既往的亲和、体面,“Michelle,要不要出去走走?”


虽然是八月,但日内瓦的天气并不炎热,尤其今天,不过19...

最后的晚餐(4)

许正阳不动声色,只淡淡笑着,“邹小姐忘了,我早就辞职了。”

“不绕弯子,我说的是杨倩儿。”

如果不是邹欣玲的嘴唇分明说出杨倩儿几个字,许正阳简直不可以相信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下意识的看向门边。

邹欣玲撇了撇嘴,对他话语里的寒意没放在心上,“或许你应该问我,我是谁。”看着许正阳的神情,邹欣玲走近他与之面对面,这让许正阳往日的警觉性陡然觉醒一般。

“Easy,”邹欣玲宽慰着摊开双手,似笑非笑,“没有窃听器。你不是一直在查杨倩儿失踪的那几年到底去了哪里么?”

许正阳不敢放松半分,“我不懂你说什么。”

“或许我该换个名字,宋世昌记不记得?”

宋世昌,他怎么会不记得?

邹欣玲笑着直起...

最后的晚餐(3)

临走时许正阳复杂的眼神让武世豪也略沉吟片刻,转而再对仍站在一旁的潘宁开了口,“你知道顾凯风的身份吗?”

“又来了。”潘宁笑着略有些无奈,别过头从一边的盆景里揪了一片叶子,“他的工作与我无关吧?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要调查祖宗十八代?”

仿佛是在思考着如何开口也仿佛是有些难以启齿,挠了挠眉毛的武世豪环顾了四周,没看到有顾凯风和他的嫡系,这才慢慢走近了潘宁,面色也多了几许严肃,“潘小姐,我想你没搞清楚。首先在我们这一行,所谓的祸不及家人不存在。那是道义上的说法,就像道德标准每个人不一样。还有,我希望你明白,如果正哥喜欢你,而你做了顾凯风的女朋友,这恐怕会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隐患。”

“哦?”潘宁...

最后的晚餐(2)


葬礼后的宴会是为了给各位来参加葬礼的人一个应酬交际的场所,也是答谢各位来参加葬礼各界人士的机会。

舒缓轻柔的音乐里,除了宴会开始时短暂的哀悼致辞后,便如同其他宴会一样,既有舞也有酒。

邹欣玲终于得了空站在许正阳的身边,看着他的神情,“怎么这幅表情?”

许正阳将延伸从远处的杨倩儿身上收回来,“邹小姐。”

“叫我Joy就好。这么久还没习惯?”邹欣玲拿起红酒杯跟一直被许正阳把着却一口未动的酒杯强行碰了碰,“陆先生不在了,对自己的未来担忧?”

许正阳不自然的笑笑,“不..不是..只是没见过这样的葬礼宴会。”

邹欣玲看着眼前的男人,“陆先生很早之前就说过,如果有一天他...

最后的晚餐(1)

两周的筹备造就了全纽城最轰动的华人葬礼。

7月的纽城天气总在小雨和大雨之间毫无预测的交错着。一排排黑色轿车载着宾客们穿梭在雨帘里。

很多记者冒着雨看着一袭身着紧身裙,头戴黑色纱帽的陆夫人自礼宾车上走下,那些媒体的闪光灯在阴郁的天气里,尤其是在这样一场丧仪上,显得尤为刺眼。

耳机里传来的小弟的声音,“正哥,前门线已经拉好了。”

许正阳护在杨倩儿身边,揽住她走进警戒线以内,拒绝着媒体记者的骚扰,躲避着所有记者的追逐。

不知道她是怎样的心情,在她华美精致的妆容下,在黑色的纱帽后,都是一副木然的表情。他看的到。

他离她实在太近了。手揽在她的腰间,为她阻隔出一片空间。甚至能感受到她略带恐...

谁是最后的赢家?

第八十一章 镜像安全屋

杨倩儿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笔一只手拿着黑色文件夹,头也不抬的说着:“MR.Robbin本人的母亲上个月在法国过世了,上个月我们有人去吊唁吗?”

邹欣玲略微思索了一下,仿佛是在脑海里检索这些信息,探了探头,“是Mathew去的,他上半年和MF合作的很愉快,这次MRs.Robbin会代替她丈夫出席,她丈夫还在法国料理剩余的事没有回来难以抽身。”

“这里,”邹欣玲拿笔在一个人名下做了标记,递给杨倩儿看,“这是Roschied家的叔侄两人,他们争产的官司三年了还没打完,晚宴我安排他们坐在不同的两桌。”

杨倩儿揉了揉额头,连秘书引了许正阳进来都没察觉,只低着头,无奈的摇头叹道:“这就是家大业...

如果有一天,这部小说完结了,你猜我会在给读者印刷的纪念版的封底上写一句什么样的话?

第七十九章 是否快乐,要问心的选择

继续留在这里才是不明智的选择,邹欣玲收拾了公文包,抬眼看了她,“夫人,我先走,有事打给我。”

现在是谈咏娴的杨倩儿公式化的点点头,“好。”转而向阮文海,“你是阿海?”

阮文海看着这尴尬的气氛,表情有些尴尬,本欲和邹欣玲一起离开,却被点名,“是,陆夫人。”

“Joy会安排好你的,你跟她去吧。欢迎你来三鼎甲。”谈咏娴的一句话等同于他日后的一席之地。

阮文海缓缓笑了,“谢谢夫人给机会。”

“是陆先生给你机会,好好做。”谈咏娴的表情在面纱下看不清楚,将其中一个文件袋单手递给了他。

两个人先后脚离开,终于,这间房内只剩下了许正阳和杨倩儿。

邹欣玲走的时候非常识相的将门关好,以留给足够的...

第七十八章 龙头会

邹欣玲一边戴耳环,一边夹着电话,“我会亲自去接夫人和大小姐,等一下我们三鼎甲见。”

“嗯,好。”许正阳正要挂断电话,突然听见邹欣玲唤自己。

“哦对了,阿正!穿漂亮一点,我让James给你送了两套意大利定制的西装,扎领带带袖扣,OK?”邹欣玲叮嘱着,“今天是公布话事人和财权,别给陆先生的丢脸。”

许正阳既没应承也没反驳,只是挂了电话扔在了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立柜侧门穿衣镜里西装革履的自己,正了正领带。


龙头会的时间是早上7点准时开始,以至于许正阳到的时候还没几个人到,看了看表,刚6点。

“正哥,早茶吃什么?我去给你买?”这小弟有些面熟,但却始终叫不...

1 / 10

© 穆九衣 | Powered by LOFTER